况某电、况某灶非法狩猎受处罚 (2019)赣0983刑初378号刑事判决书_彩票平台代理 [dayuefa.com]
 
首页 > 实务 > 文书 > 正文

况某电、况某灶非法狩猎受处罚 (2019)赣0983刑初378号刑事判决书

2019年11月04日16:15 彩票平台代理
   
 

核心提示: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(2019)赣0983刑初378号 公诉机关高安市人民检察院。 被告人况某电,男,家住高安市。 因涉嫌

  江西省高安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

  (2019)赣0983刑初378号

  公诉机关高安市人民检察院。

  被告人况某电,男,家住高安市。

  因涉嫌犯非法狩猎罪,于2018年7月24日取保候审。

  现在家。

  被告人况某灶,家住高安市。

  因涉嫌犯非法狩猎罪,于2018年8月8日被刑事拘留,同年8月10日转为取保候审。

  现在家。

  辩护人吴继文,重庆万诚彩票平台代理律师事务所彩票平台代理律师

  高安市人民检察院以高检公诉刑诉(2019)35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况某灶、况某电犯非法狩猎罪,于2019年7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。

  本院于同日立案,依法组成合议庭,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,高安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周某出庭支持公诉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及其辩护人吴继文到庭参加了诉讼,现已审理终结。

  高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:2018年4月27日,熊棍贤(另案处理)将592只鸟通过谌报喜开车运往广州时,在高胡公路上湖变电站路段被高安市森林公安局当场查获。

  经鉴定,被查获的592只鸟中丝光椋鸟412只,八哥180只,均属国家“三有”保护野生动物。

  其中有200余只丝光椋鸟是熊棍贤收购被告人况某灶的。

  2017年元宵节后至2018年4月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未办理狩猎证的情况下,两人骑摩托车带着网、竹杠、鸟笼等工具在高安蓝坊、杨圩等地先后七次非法网捕丝光椋鸟560余只,并由况某灶以平均每只5元的价格卖给熊棍贤。

  1、2017年元宵节过后的一天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杨圩镇肖家河小竹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14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2、2017年农历2月底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蓝坊镇先岗一个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3、2017年农历8月初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村前镇加油站旁后面竹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15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4、2018年元宵后的一天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灰埠镇何山大队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6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5、2018年农历1月底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上高泗溪与高安交界的桔子园旁的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6、2018年农历3月初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灰埠镇沙洲大队附近的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棍贤。

  7、2018年4月27日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上高泗溪镇良田村竹林准备捕鸟,接到熊棍贤的电话说出事了,然后没有捕鸟就直接回家了。

  2018年7月24日,被告人况某电在其亲属陪同下主动投案,2018年8月8日,被告人况某灶主动投案。

  高安市人民检察院向法庭提交了相关证据,认为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的行为触犯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,构成了非法狩猎罪。

  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同时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十五条??规定,属共同犯罪。

  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还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六十七条??[[e961723e67a74e49a092346fb56f790a:1Section|第一款??规定的情节]],属自首。

  请依法分别判处。

  被告人况某灶、况某电对起诉书的指控没有提出异议。

  经审理查明:2018年4月27日,熊某贤(另案处理)将592只鸟通过谌报喜开车运往广州时,在高胡公路上湖变电站路段被高安市森林公安局当场查获。

  经鉴定,被查获的592只鸟中丝光椋鸟412只,八哥180只,均属国家“三有”保护野生动物。

  其中有200余只丝光椋鸟是熊某贤收购被告人况某灶的。

  2017年元宵节后至2018年4月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未办理狩猎证的情况下,两人骑摩托车带着网、竹杠、鸟笼等工具在高安蓝坊、杨圩等地先后七次非法网捕丝光椋鸟560余只,并由况某灶以平均每只5元的价格卖给熊某贤。

  1、2017年元宵节过后的一天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杨圩镇肖家河小竹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14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2、2017年农历2月底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蓝坊镇先岗一个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3、2017年农历8月初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村前镇加油站旁后面竹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15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4、2018年元宵后的一天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灰埠镇何山大队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6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5、2018年农历1月底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上高泗溪与高安交界的桔子园旁的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6、2018年农历3月初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灰埠镇沙洲大队附近的杂树林里,用网非法猎捕丝光椋鸟70只左右,并由被告人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7、2018年4月27日(禁猎期)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在上高泗溪镇良田村竹林准备捕鸟,接到熊某贤的电话说出事了,然后没有捕鸟就直接回家了。

  2018年7月24日,被告人况某电在其亲属陪同下主动投案,2018年8月8日,被告人况某灶主动投案。

  以上事实,有公诉机关提交,经法庭质证和认证的以下证据证明:1、被告人况某电在侦查阶段的供述,供认了他和况某灶是用约十一二米长的黑色丝网一副,分别用两根长约七八米的竹杆撑网的两边,把网撑开,如果把竹杆接起来的话可以达到十五六米高,用来装鸟的工具是一只自已用竹蔑制作的笼子。

  把网撑开后立在鸟落脚的竹林或树林一侧,网撑开后他们通过鼓掌的方式从鸟落脚的一侧把鸟往撑网的方向赶,鸟受惊后就会往有网的方向飞,撞到网里它就飞不走了。

  2017年捕捉了3次鸟,第一次是2月份,好像是2月下旬,地点是杨圩镇肖家河,他们抓了140只左右的灰眉鸟。

  由况某灶卖给了熊某;第二次是第一次过了十天,约3月初,地点是兰坊镇先岗村附近的竹林,抓了70只“灰眉”鸟,也是况某灶去卖给熊某贤。

  第三次是8月上旬,地点是村前镇加油站旁边的竹林,这次抓了约150只灰眉,况某灶卖给了熊某贤。

  2018年共猎捕了4次,第一次是阴历1月中旬,在灰埠河山村委会丁家山场,这次抓了约60只灰眉鸟。

  第二次是阴历1月下旬,地点是高安与上高交界的320国道旁,是个桔子园旁的樟树林,抓了约70只灰眉鸟。

  第三次是阴历3月初,地点是灰埠镇沙洲村委会松山村旁的樟树林,抓了约70只灰眉,三次都是由况某灶卖给熊某贤的。

  第四次在上高泗溪良田村委会旁的竹林,熊某贤说出了事,他们就回来了,并把捕鸟工具全部烧毁了。

  2、被告人况某灶在侦查阶段的供述,供认了捕鸟使用的工具、方法与况某电供述的一致。

  其供认他和况某电一起在2017年就捕过三次鸟。

  第一次是2017年正月元宵后,他俩在杨圩肖家河一竹山旁,逮了140只左右灰眉鸟;第二次是农历二月底,他俩在兰坊先岗一竹林附近逮了80来只灰眉鸟;第三次是阴历八月初,在村前加油站后面的竹林旁,他俩逮了有150只左右灰眉鸟。

  2018年,他与况某电捕了4次鸟。

  第一次元宵节后在灰埠何山村委会丁家山竹林里逮了60只灰眉鸟;过了四五天,在高安与上高交界处的一樟树林附近,逮了有70只左右灰眉鸟,第三次是阴历三月初,在灰埠沙洲逮了70只左右灰眉鸟。

  最后是在上高泗溪良田抓鸟,熊某打电话说出事了,叫他们不要再去抓鸟,他们就收网回家了。

  回家后就把网和装鸟的笼子、竹杆都用火烧了。

  鸟每次都是他送去熊某贤家卖的。

  3、证人熊某的证言,证实2017年起况某灶、况某电是一伙的,他们卖到他的丝光椋鸟有五六百只。

  2018年4月27日贩运的鸟592只被查到,有412只是丝光椋鸟,这412只丝光椋鸟中有大概200只左右的丝光椋鸟就是况某灶到他的,但不是一次卖的。

  4、证人况余禄、金某的证言,证实小港况家自然村捉鸟的人有况某军、况某华、况某元、况某腮、况某明、况某朝、况某西、况某灶、况某电等9人。

  况某灶和况某电在一起捉,只看到他们带竹竿和装鸟的笼子,他们是在野外山里抓的鸟。

  至于在哪些地方捉就不清楚。

  5、辨认笔录,证实况某电、况某灶辨认出他们捕抓的灰眉鸟就是丝光椋鸟。

  6、高安市森林公安局登记保存清单和宜春市野生动物鉴定意见,证实2018年4月27日对持有人谌报喜的活体鸟592只进行了登记保存,其中丝光椋鸟412只,属国家“三有”保护野生动物。

  八哥180只,属国家“三有”保护野生动物。

  7、归案说明,证实2018年7月24日下午,况某电在其亲属的陪同下到高安市森林公安局投案。

  2018年8月8日,况某灶自动投案。

  8、(2019)赣0983刑初34号刑事判决书,确认了熊某贤多次非法收购况某灶、况某电二人共同非法狩猎的丝光椋鸟560只。

  本院认为,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违反狩猎法规,未办理狩猎证,使用禁止的方法,私自拉网猎捕丝光椋鸟560余只,破坏野生动物资源,情节严重,其行为构成了非法狩猎罪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。

  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能到公安机关投案,如实交待主要犯罪事实,属自首。

  依法从轻处罚。

  为了维护社会秩序,保护国家野生资源,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二款、第二十五条第一款、第六十七条第一款、第六十四条之规定,判决如下:

  一、被告人况某电犯非法狩猎罪,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。

  (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二日内缴纳。

  二、被告人况某灶犯非法狩猎罪,判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。

  (罚金限本判决生效后二日内缴纳。

  三、对追缴的被告人况某电、况某灶非法所得2800元予以没收,上缴国库。

  如不服本判决,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,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西省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

  书面上诉的,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,副本二份。

  审  判  长  刘锦军

  人民陪审员  刘建华

  人民陪审员  黄春红

 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

  书  记 员  江雅娇


┃相关链接:

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 (2012)乌刑初字第145号刑事判决书

在禁猎期非法狩猎中国林蛙获刑 (2019)冀0821刑初153号刑事判决书



扫码获取每日最新法律法规
陈光中等中国法学大家支持的李博士刑事辩护团队!